首页 资讯频道 互联频道 智能频道 网络 数据频道 安全频道 服务器频道 存储频道

5G效应正逐渐凸显 网络覆盖延伸应用落地提速

2020-05-18 09:19:51 来源 : 南方日报

再过半个多月时间,我国5G商用牌照发布就将满一周年。随着我国5G商用将满一年,5G的应用也越来越丰富多彩,今年是5G应用落地的关键之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发生后,5G的建设为战疫提供了强有力支持,5G医疗、5G制造等应用加速催化。

5G网络

信号向市县覆盖

2019年,全省建成5G基站37186个,5G用户数达98.1万户。

广东省高度重视5G等新基建的建设,今年3月,《关于应对疫情影响进一步促进信息服务和消费的若干政策措施》出台,提出年内要新建6万座5G基站,实现珠三角九地市乡镇、粤东西北地区县城5G网络覆盖,覆盖全省90%的人口。1—4月,全省新建5G基站17499座,累计达54487座,其中广州、深圳分别新建1502座、1621座,累计建成数分别为17471座、16431座。

为促进“新基建”建设,解决5G建设过程中存在的困难,降低基站建设成本,支持5G网络建设,目前,各地市均已出台支持5G建设的政策,并发文明确要求免费开放公共资源。

在省层面,一是已经废止了《关于规范我省高铁、城轨及地铁内通信基础设施建设收费行为的意见》,并起草《关于明确我省交通干线与枢纽场站内通信基础设施使用费的通知》,结合参考同等省份相关费用水平,提出针对我省的可操作落地的政策意见。二是正在抓紧修改完善《广东省5G基站和数据中心总体布局规划》(2021—2025年)和《关于推动5G通信网络快速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全面优化我省5G基站和数据中心空间布局,切实解决5G网络建设中存在的问题,降低5G建设运营成本。

5G手机

“千元机”将杀到!

从去年7月国内首款5G手机上市至今,我国5G用户已实现从零到千万量级的突破。在此过程中,背靠电子制造业强省广东,以华为、OPPO、vivo等为代表的品牌凭借先进的5G技术研发、产品设计等优势,已成功实现在5G终端发展赛道上的领先。

手机行业发力5G粤品牌争做领头羊

进入2020年,国内5G终端行业发展提速明显。以手机为例,据中国信通院统计,今年2月5G新上市机型数量首次超越4G(5G手机11款,4G手机4款);今年1至4月,国内市场5G手机累计出货量达3044.1万部,上市新机型累计65款,占同期手机上市新机型数量的47.4%,成为手机市场继4G后的全新“中坚力量”。

特别地,华为(含荣耀)、OPPO、vivo等广东品牌领衔5G手机行业的发展。据市场调研机构IDC统计,今年第一季度中国5G手机市场厂商份额排行榜中,华为以55.4%的绝对优势位居第一,vivo(14.4%)、OPPO(13.9%)紧随其后,小米、三星等则分列第四、第五名。

事实上,今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多数手机工厂都出现了临时停摆或生产力明显下降的情况。“中国在疫情期间关闭了大部分市场,但2020年Q1,全球前五大5G智能手机厂商中,中国厂商出货量仍高达61%。”全球知名数据调研公司Strategy An-alytics执行总监Neil Mawston分析称,疫情之下,以华为、OPPO、vivo等为代表的国内手机厂商“恢复力神速”,“我们预计到2020年中国市场的5G出货量将继续大幅增长。”

“粤”品牌5G手机实现引领的背后,是扎实的产业链基础,过硬的技术实力及持续不断的研发投入等在做支撑。以研发为例,2019年华为累计支出研发费用1317亿元,主要投入到5G、云、人工智能终端等领域;从事研究与开发的人员有9.6万多名,约占公司总人数的一半。而中兴、OPPO、vi-vo等厂商,目前都已在5G标准研究以及散热、堆叠、天线、快充等5G相关技术研发领域取得了长足进展,未来还将持续加大5G研发投入。

加速出海占据超过一半全球市场

除进一步巩固国内市场影响力外,“粤”品牌还在不断探索“出海”。Strategy Analytics研究发现,尽管受疫情影响,今年第一季度全球手机市场“表现出有史以来的最差表现”,但5G手机出货量却“不减反增”,突破2400万部;“粤”品牌累计拿下超过一半全球5G手机市场。

出货量榜单显示,2020年Q1三星5G手机出货量约为830万台,排名居首;华为(含荣耀)位列第二,品牌5G手机出货量达800万台,占据全球33.2%的市场份额,华为Mate30/30Pro等5G机型在畅销榜单上排名前列;vivo、OPPO分别占据12%、5%的全球5G手机市场。华为(含荣耀)、OPPO、vivo三家“粤”厂商合共拿下50.2%的全球5G市场。

“尽管出现了Covid-19疫情,但5G智能手机的需求依然强劲,尤其是在中国。中国是5G智能手机需求的领导者,但韩国、美国和欧洲的需求也在增长。”Strategy Analytics总监Ken Hyers如是说。

除华为等品牌外,依托广东省雄厚的电子制造业基础,完备的手机产业链及极具活力的互联网领域应用创新,realme、一加等年轻“粤”厂商同样在海外市场收获了亮眼的成绩单。比如,一加此前已通过一加7Pro 5G等手机拿下了全美11%的5G手机市场份额;今年4月,凭借全新一加8系列5G手机,品牌进一步在美国、英国、芬兰等5G终端市场站稳脚跟。而透过该系列新品,一加还在全球范围内实现了对低频Sub6、中频 Sub6以及高频毫米波三大主流5G频段的支持,真正拿下了“5G大满贯”。

领衔5G普及5G千元机在路上

从最初的平均售价突破6000元,到跌破2000元大关,“出生”还不到一年的5G智能手机已经实现价位上的快速下探。IDC研究发现,截至今年第一季度,国内5G手机单价已低至557美元(约合人民币3949元,不含税基准),相比上一季度降价近600元。

“(厂商)既要考虑5G带来的成本提升,又需要紧跟市场趋势,将价位下沉至更主流的价位段。”IDC中国研究经理王希认为,越低价位的5G手机,越能激发目标群体的换机需求。而在“提质降价”这一方面,广东厂商同样走在前列。

目前,荣耀、realme、OPPO、vivo等都已发布“起步价”在2000-2500元左右,综合性能均衡,产品功能各具特色的5G旗舰手机。“终端厂商应该做的,就是用高质、平价的产品迅速推动5G手机在用户中普及。”此前,荣耀总裁赵明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用“物美价廉”的5G手机,推动“5G换机潮”加速到来。

“5G手机的物料及其他附加成本高于4G,短时间内定价很难降得很低”,vivo通信研究院总经理秦飞指出,“但未来随着5G网络在我国实现全面商用,相关零部件实现量产以及5G技术的进一步成熟,5G‘千元机’并不遥远。”他预测,最快到2020年底,5G手机可降至1000元左右价位档,而到2021年,千元以下5G手机也有望亮相。

5G应用

不断催生新场景

4月底5月初,广东迎来“开学季”。广州联通携手广外附设外语学校(下称“广外外校”)在4月底打造“5G+VR全景直播”云开放公开课堂。据悉,广外外校师生规模约7000人,这是广东省首例平面直播与5G+VR直播同时在线的公开课堂。直播中,市民通过手机以第一视角随镜头360度移动,观察师生课堂实时互动,一小时内访问量超过1.5万。同时,校领导分别就招生、报读等热点问题展开分屏直播,为家长实时答疑解惑。而同样是在开学季,广州联通协助多所学校搭建红外热成像测温分离通行通道,在以广外外校,由红外线测温仪检测人体表面热辐射,当师生进入检测区域,探头就可以远距离自动对人体体温进行测量,一旦温度超标,系统将会发出告警的提示,测量误差在±0.3℃以内。

这些仅仅是缩影。5G教育、5G医疗、5G制造在战疫期间加速催化,迎来大发展。而这之中,为5G制造带来强有力支撑的“5G+工业互联网”,可以说成了“网红”。

如果说4G改变生活,那5G改变的将是社会,5G通过物联网、人工智能、AR、工业互联网等对整个社会的运行方式产生深远影响。

在工业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上,广东走在全国前列。2018年11月23日,工业互联网基础建设重点——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国家顶级节点(广州节点)开通。该顶级节点开通以来,不断进行升级扩容,已基本达到技术指标要求,实现整个标识解析体系的长期稳定运行。

截至2020年4月30日,广州顶级节点各项指标在5个国家顶级节点(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重庆)中名列前茅,具体为:接入二级节点共21个(含广东省内18个、福建1个、广西2个),名列全国第一;日均解析量达306万,名列全国第一;接入二级节点企业数量累计442家,名列全国第三;标识注册量超13亿个,名列全国第二。而在二级节点建设上,广东省三年投入不少于4亿元的引导资金,建设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二级节点,实施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系统与工业企业信息化系统的集成创新。旨在规范专项资金使用管理的《广东省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体系建设引导资金工作方案》,系全国首个省级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体系建设引导资金专项政策文件。

在广州昊志机电生产车间,机器人按照指令迅速进行设备移动、操纵、投料等操作,一系列复杂动作一气呵成、精准无误。在此之前,和很多工厂一样,应用的是WiFi技术,稳定性和可靠性依然不足。对于生产具有批量小、离散程度高的高端装备核心零部件,5G技术可将整个柔性生产系统的精确控制推向极致。

用友网络副总裁、华南区总经理蔡隆平说,工业互联网领域迟迟没有大规模应用,也与通信技术低延迟有关。4G网络下,工业生产中的很多关键过程数据无法上传,“我们要的不只是结果数据,过程数据对精密加工环节中哪些可以改进、优化至关重要,而5G网络可以对这些数据进行精准抓取抓取”。

同时,5G还将助力破解工业互联网设备互联互通难题,能够降低工业场景协议转换和设备接入难度,提升工业互联网异构数据接入能力,有效解决“数据孤岛”的问题。

疫情期间,工业富联基于工业互联网实现了产业链上下游高效协作,快速跨界转产口罩等防疫物资。“1月底决定自制口罩,2月2日即组装出口罩生产线,3天内生产出口罩,2个月时间生产了2000多万只口罩。”工业富联董事长李军旗说。

在他看来,工业互联网可成广东5G“新基建”引擎。他表示,广东由于多个行业发展底子较好,数字化基础好,行业对数字化发展的需求也迫切,在“5G+行业”的发展推进上,可以通过工业互联网等示范项目的引导,推进IT行业与垂直行业的紧密合作,调动垂直行业企业发挥主导作用的积极性。

除了工业互联网,5G+汽车行业,则带来了智能网联汽车的落地。未来伴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的综合应用、汽车智能程度提升、5G网络逐步普及以及车路协同设备与技术进一步成熟,自动驾驶将逐级走向成熟。

就在4月,工信部发布《2020年智能网联汽车标准化工作要点》,指出2020年是完成智能网联汽车标准体系建设第一阶段目标的收官之年,要形成能够支撑驾驶辅助及低级别自动驾驶的智能网联汽车标准体系等。

“5G车联网涉及两个万亿元级别的大产业,一是智能汽车,另一个是5G,5G车联网就是两者重要交集点,也是当今中国经济的重要增长点。”广州高新兴高级副总裁吴冬升说。

5G产生的外溢效应正逐渐凸显,以广州高新区为例,该区正着力打造5G应用示范区,争取在5G+无人机、5G+无人船、5G+无人车、5G+芯片等领域实现关键技术突破。记者 姚翀 记者 许隽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