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  手机版

收藏网站

投稿QQ:1745232315

IT专家网,汇聚专业声音 解析IT潮流 IT专家网,汇聚专业声音 解析IT潮流

网络

专家视点在现场环球瞭望
IT专家网 > 网络

只学四周编程,这位纽约的街友已经能开发应用了

作者:佚名出处:IT专家网2013-10-21 14:10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纽约工程师邀请街友学 Coding

  大约在一个月前,我首次在《Medium》上读到 Patrick McConlogue 写的〈寻找蒙受不公的街友并教他们写程式〉一文时, 我承认我抱持怀疑态度。

  McConlogue 在文章中向读者保证,那位他每天上班途都看到的街友是积极有动力的,于是这位 23 岁、生活在纽约曼哈顿的程式设计师决定这么做。

  我的想法很简单,为了尊重他,我将给他两个选择:

  我明天回来这里给你美金 100 元现钞。

  我明天回来这里给你三本 JavaScript 的书 (基础 – 进阶 – 专业),和一台非常阳春便宜的笔电,接着,等你准备好之后,我会每天在我上班前一小时来教你写程式。

  扫视完文章其他部分后,我认为给街友食物或是住宿选择,应该比教他们写程式来得合理吧?果然,当时并非只有我这么觉得,许多人嘲笑 McConlogue 的想法,在《ValleyWag》网站里,甚至有篇〈无家可归现象已解决〉 (Homelessness Solved) 的文章,嘲弄他的做法。

  后来,我拨电话给 McConlogue。

  我问他:「你知道大家都在取笑这个点子吗?」

  他知道,而且他承认他后悔下了那样的文章标题。

  如格言所说,授人以鱼只救一时之急,授人以渔则解一生之需。McConlogue 说他想实测这项理论,他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因为他相信这位街友愿意接受这项挑战。

  他说他隔天要去找那位街友,我告诉他,若有新发展请让我知道。

Fishing

  街友 Leo 选择学 Coding,「我又不是没时间学。」

  隔天,McConlogue 在《Medium》上宣佈,「这位名为 Leo 的街友将学写程式」。我再次拨电话给他,我说如果这计画几週后仍持续进行,请联络我,我想看看这实验进行的过程。

  Leo 同意后,McConlogue 邀请我与摄影工作人员在这週一前往其程式课程,当时正好是 McConlogue 安排给 Leo 的 8 週 coding 课程的一半。

  我一早来到西城的公园,NY1 后来宣布那天早上是自 2000 年来最冷的 9 月早晨,McConlogue 和 Leo 很快地向前打招唿,而当摄影工作人员在为访谈作准备时,我与 Leo 聊了 20 分钟,告诉他待会会有哪些类型的问题,我解释说,我想了解一些基本面,但是如果他对某些问题感到不舒服,他并不需要回答。

  他透露他在 2011 年时失去在寿险公司 MetLife 的工作;也因为他家附近建起豪华公寓大楼,使得他负担不起原公寓住宿费用 。他说的事情我早已知情,那就是,纽约市生活费用高昂,无论他无家可归的故事是否比他简短的解释更复杂,这仍是不争的事实。

  我问他,当 McConlogue 给他前述的两个选项时,他是否有一丝犹豫,或是 McConlogue 有强迫他学 coding 以帮助他证明自己的做法给反对者看。

  他说:「我可以在几天内或一週内花完 100 元,但是他告诉我说我可以拿到一台笔电并学新东西,我想我获得的会比 100 元更多」,「我又不是没时间学」。

  Leo 告诉我,McConlogue 週间每天早上大约 8 点都会来找他,碰面后立刻开始一小时的课程。他接着说,JavaScript 还有一个叫做 Nitrous.IO 的网站,也告诉我说,他写的 50 个函数里或许只有两个是完全无误的,我很难相信,眼前的他只学了 4 週 coding。

  才经过 4 週,他们两个已经开始合作设计 App,预计在 8 週课程结束时完成一个 App,Leo 就像一个好的企业家,不肯让我向外界透露 App 的细节,但我向各位保证,这点子很棒。而且 McConlogue 离开前往工作后,Leo 就花 3-4 小时自己练习写 code,还有阅读 McConlogue 给他的三本 JavaScript 书籍,McConlogue 还给他一台 Samsung Chromebook 还有 WiFi 热点使用。

  访谈过程中,我们被各种噪音像是车鸣喇叭声及施工声等等中断,我们受到干扰,但 Leo 却丝毫未受影响,毕竟这是他长时间待的环境,但想像在施工区学习新事物,这可不是件易事啊。

  我不在意去 Google 办公室、去接受採访、是不是被利用,我在意的是学新东西

  后来他们告诉我,他们隔天要去 Google 与科技部落格 Mashable 进行 Hangout 视讯通话。

  「Google 的办公室是什么样子啊?」Leo 问。我说我从来没去过那里,他非常的震惊,因为他无法理解,他为何重要到、有趣到足以被邀请到去 Google。

  我需要知道 Leo 对这整件事怎么想,他是否觉得自己像是 McConlogue 的垫脚石,让 McConlogue 得到每个人都有机会得到的 15 分钟成名时间?他喜欢 coding 吗?他知道 Mashable 是什么吗?

  他大笑说:「我不太在意这些,我在意什么呢? 我在学新东西啊,不是吗?我知道我在学新东西,而这就是我所在意的,Patrick (McConlogue) 是我的好兄弟。」

  最重要的是,Leo 希望我知道在 McConlogue 来找他之前,他的人生也并不悲惨。他说,McConlogue 是个能突破大家对街友的刻板印象并且给他一次机会的人,他也承认他没想过 coding,他以前甚至不知道 coding 是什么,但他并不因此感到悲惨。「真的很难说服别人说你不是个坏人、毒品成瘾者或失去理智的人,当你自己是街友时,你要怎么说服别人?而这又正好是大家描 绘街友的方式。无家可归未必总是负面的,但人们不懂。」

  Leo 告诉我说:「我在这之前也有许多美好时分,我现在只想着,或许学一些新东西可以给我更多机会拥有更多美好时分。」

相关文章

关键词:编程

责任编辑:邵胜子

网警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