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  手机版

收藏网站

投稿QQ:1745232315

IT专家网,汇聚专业声音 解析IT潮流 IT专家网,汇聚专业声音 解析IT潮流

网络

专家视点在现场环球瞭望
IT专家网 > 网络

可编程WAN:应用说了算 网络须听从

作者:佚名出处:论坛2013-10-29 11:22

  软件定义网络(SDN)正在使WAN成为新的流行词汇。这是因为这个网络领域的“先锋”是一个虚拟基础设施,它可按需配置,并能满足快速移动的虚拟机和应用的需求。SDN正在使新的可编程WAN成为可能。

  可编程WAN的目标是使用SDN控制器作为网络管理程序,自动化虚拟WAN通道或网段配置,以支持VM迁移、流动应用和不断变化的数据流量。

  在大多数SDN形式中,控制平面从数据平面分离出来,智能和决策被放置在集中控制器内。Vello Systems公司(为开放的可编程网络提供基础设施的初创公司)产品战略和产品线管理主管Ashish Shah表示,而在WAN中,该控制器是从终端到终端,以及从分组层到光传输层监控网络。

  应用在WAN配置中发挥核心作用

  利用这种可视性和信息,控制器可以跨WAN以及网络服务传播网络抽象,来支持每个通道特定的应用或VM。SDN可编程WAN通过使用RESTful API整合应用与WAN网络来应对这一挑战。控制器使用来自单个应用的输入来动态地为这些虚拟网络(也可能为物理网络)调整政策。

  连接大型研究和教育机构的全球100千兆SDN网络--Internet2的工程师正在努力构建一个SDN可编程WAN,使用户可以编写应用来从综合的角度查看和调整计算、存储、虚拟化和密集数据移动。

  Internet2网络服务副总裁Rob Vietzke表示:“我们希望把网络控制放在应用内,这样应用的开发人员可以选择它在哪里处理数据,在哪里存储数据以及如何访问数据。”在现在的静态网络中,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但在SDN网络中,应用程序将能够优化其环境,并在有关如何最好地利用云资源的问题中做出明智的选择。

  这种应用感知网络和政策设置可以使企业提供更细粒度和可靠的服务水平协议(SLA)。

  Vello的Shah表示:“我们正在使用EMC解决方案,我们的应用运行在SDN控制器上,直接与存储应用通信,这使控制器可以直接从应用中提取政策。我们使用应用的语言来抽象化底层基础设施。”

  “对于不希望应用直接绑定到网络的人来说,我们将抽象化网络作为资源池(采用联合政策)。该政策层将应用要求转化为网络SLA。”

  可编程WAN实现简单的可扩展性

  应用意识和网络灵活性是可编程WAN的核心。这两者的结合意味着我们能够利用网络自动化和编排来扩展IT基础设施,从而远离物理基础设施。

  SDN和网络虚拟化供应商ADARA Networks公司首席软件架构师Karthikeyan Subramaniam表示:“当你的需求不断扩大时,可编程WAN让你可以基于网络和应用内发生的情况来扩展服务,然后,当需求减少时,再调整到以前的配置。”

  光网络专家Ciena公司市场开发高级主管Mitch Auster表示,这种灵活性可以缓解带宽支出问题。企业经常需要为他们没有完全使用的带宽付钱,这是因为这些带宽没有被优化。在另一方面,这最终会让他们为应用或传输分配不足的带宽,因为带宽成本太高。

  他表示,SDN可编程WAN允许机器对机器的API来响应自主容量请求,这样应用或云编排可以决定它需要增加更多带宽,SDN便可以立即增加带宽。

  他说道:“ SDN可编程WAN按照延迟敏感来对应用进行优先排序,并根据这种排序来增加或减少带宽,从而确保迁移可以顺利进行。”

  Internet2联手Ciena、Brocade和瞻博网络共同建立了一个OpenFlow以太网分布式交易平台来实现这种灵活性,现在该平台已经投入使用一年多了。

  Ciena将WAN可编程性引入到Internet2的光传输网络主干,该主干从马里兰州汉诺威延伸至芝加哥,Internet2的基础设施在芝加哥连接到加拿大的研究和教育网络,延伸到该组织的渥太华设施。具体来说,Ciena与Internet2合作将可编程WAN从以太网交换移动到核心光传输层,为渥太华的研究实验室提供一个主动可编程WAN测试床。

  Vietzke表示:“渥太华的这些实验室是最后的北美纯理论研究设施之一。”支持这种研究的下一代网络优于现在的小型分组以太网或者小型分组IP,后面两种网络需要直接访问来编程和调整光层以满足这些科学应用的需求。

  可编程WAN仍然面临挑战

  SDN可编程WAN面临着自己的挑战。首先,IT专业人士需要转换思路,将网络作为共享基础设施或者虚拟资源集。

  Vietzke提到了服务器和存储虚拟化的发展,以及IT专业人士如何快速学习来把计算和存储区域网络作为灵活资源的共享池。

  “这种相同的虚拟化趋势需要追踪到网络WAN领域,”Vietzke表示,“这是云计算的工作原理。共享基础设施拉低了每单元的成本,同时还能提供专用功能。SDN可编程WAN网络必须经过相同的过渡。”

  另外,在SDN控制器之上创建一个标准化北向API是另一个挑战。虽然很多SDN控制器使用RESTful API,但并没有确定哪些数据应该使用API通过系统,或者如何沟通网络请求的参数。

  这种应用类型决定了API应该通过的数据种类。而沟通数据参数的方法需要标准化。

  Auster表示:“如果没有一个标准的公认的方法来沟通这些参数,所有供应商可能都会使用RESTful API,但一个供应商可能会使用‘BANDWIDTH=1000'来表示每秒连接1千兆,而另一个可能会使用‘BW=1’。”

  标准北向接口(NBI)或者一小部分NBI集(每个NBI对广泛的服务类型类别进行了优化),以及标准数据结构/模型/语义,可能让SDN可编程WAN更加厂商中立化。这种业务应用将可跨多个供应商的SDN控制器使用。

  可编程WAN还需要不断发展,使工程师能够更好地规范网络性能以及使用这些信息来进行故障排除。

  SDN创新者将努力使探针可以提取关于特定流量的非常详细的信息,而不是从每个流量收集适量的数据。Auster说道:“故障排除将变得更加有针对性。”

  TechTarget中国原创内容,原文链接:http://www.searchnetworking.com.cn/showcontent_77523.htm

相关文章

关键词:可编程WAN SDN

责任编辑:邵胜子

网警备案